苍魚子

我被枪毙了 别找我。

【毕侃】文艺复兴

|别名:冰封苹果/摄影师毕×插画师侃






00.

大概爱情就是文艺复兴吧。

关于为什么,因为我厌恶启蒙运动。

感性超脱苹果。苹果超脱理性。理性超脱不了我爱你。





01.

别人都说他们的爱情充斥了很多艺术感般的浪漫。

因为李希侃总是直言坦白,他们之间聊得总是拖离不开艺术的圈子。其实他也尝试过迈出条框的边缘,但是他放弃了。

也许毕雯珺和他在一起就是因为身边只有自己又和他熟悉,又能和他有共同话题。

毕雯珺这个人孤僻得有些可怕,很少有人能够和他说的上话。倒不是他真的多么疏离,而是习惯着孤独。于是李希侃因为拥有可以和毕雯珺聊天的特殊社交技能而被许多人羡慕。

他又有什么特别的呢。

不过是因为和毕雯珺是高中同学罢了。高中的时候他这座孤岛还没有离居民区太远,所以李希侃这艘小船紧赶慢赶开了半年就追上他了。

没想到不过一年没见,毕雯珺的岛已经漂到无信号区域了。

于是这次他换成了一艘巨轮,穿越没有风浪但却平静得孤独的海洋,来到他身边。

关于他们为什么同居,其他人都以为是因为爱情。

其实只是李希侃当时画的画没法卖出去几幅,北京的房价这么贵他又上哪里去找房子。

画画这么烧钱的事情,他好不容易说服母亲让自己干自己想做的事情。怎么会再总是管家里要钱。

正好看见毕雯珺的房子在找人合租,就瞬间找到毕雯珺。

他厚着脸皮和毕雯珺商量可不可以少一点钱,毕雯珺却瞬间答应了让他少付两千块钱。

当时李希侃头脑冲动,并没有什么概念。一个月少付两千什么概念。直到他的画开始卖出去之后他才意识到,原来毕雯珺帮了他多大的忙。

只是后来李希侃提出来自己要付两千的时候,毕雯珺说什么也不肯了。

“我就存在于我的画中。”这时毕雯珺头一次看到他画画之后嘴里蹦出了几个字。

李希侃没有停下画笔与纸张的触碰,但同时他也在脑内飞快地运转,这句话是谁说的。他听过的。

“梵高?”他仰起头,看着在自己视线右上角的毕雯珺。毕雯珺感受到了他渴望知道答案的目光,垂下的目光一瞬间就让李希侃屏住了呼吸。

像是平和飘渺的云朵缓缓地融入远山。他就那么仰着头,毕雯珺吻了他。

尽管后来他没再过问那个吻,那个轻轻的触感与娇柔的画面还是成为了他多年梦境里总是出现的场景。

主动开始又主动结束这个吻的人笑着直起身子,“我更喜欢叫他文森特,看到你的画我突然想到了他。我一直以为我的思念总是会附属在其他物品身上,没想到这次变成了一个人。”

“是你。”






02.

李希侃爱吃冰箱里刚拿出来的嘎啦苹果,毕雯珺是知道的。准确的说,他从高中就知道了。

因为当年总有个小自己一级的小屁孩追着问自己吃不吃苹果。

不吃。

他是这么解释的:你尝尝嘛。凉凉的,脆脆的。吃着会很开心。

后来有一次他半夜睡不着的时候爬起来从冰箱里掏出来一个凉凉的苹果攥在手里。

他却突然感受到了心的灼热。莫名其妙。

尽管毕雯珺叮嘱了李希侃很多次,冬天就不要吃冰箱里刚拿出来的东西了,李希侃就是不听。

毕雯珺也放弃了当唐僧的职责,每天下午定时给李希侃洗一个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苹果。用纸擦干净上面的水,怕李希侃吃的时候碰到画上。他会很心疼。

李希侃和其他人聊到了这件事,众人纷纷感叹,果然摄影师都是有艺术气息的浪漫细胞的。

只有李希侃知道,毕雯珺是真的不存在任何浪漫细胞的。

对此他有诸多证据:

比如毕雯珺会时不时冒出一句:“文艺复兴几个代表画家你喜欢谁?”

“提香吧。色彩的富丽和人物的生动有力则完全是提香的本色啊,只有他可以画出来。”

“提香是个成功的画家,但我喜欢拉斐尔。”

李希侃歪了一下头,示意毕雯珺让他解释为什么。

“他的一生辉煌地度过,留下了一个奇怪的结局。只有他前半生的画可以确定出自本人之手,无一不是奇作。后半辈子的画八成是找枪手画的。我想用他来提醒自己艺术的初心。”

奇怪,哪对儿谈恋爱的情侣会讨论这些啊。

毕雯珺似乎很喜欢文艺复兴这个话题。总是反反复复地和李希侃谈起。

其实李希侃的画风确实是受提香,波提切利等人启发很深。他也很喜欢文艺复兴。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毕雯珺这么喜欢文艺复兴这段时期的内容。

欧洲的历史受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影响最深。宗教至高无上的地位由此开始受到动摇,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当时人们内心的质疑。我为什么要信神?

但我不喜欢启蒙运动,理性之光明显没有照射到我。感性浪漫让人更愿意在午后阳光最美好的时刻反复想起。

毕雯珺的话像是碎片,李希侃不断地把它们拼凑到一起,为了寻找毕雯珺热爱的原因。可他吃多少冰苹果也想不明白。






03.

毕雯珺第一次见李希侃是在摄影社。李希侃很特别。

因为他听说了,李希侃是前无古人的存在。他是唯一一个又加了漫画社又加了摄影社的人。

李希侃说任何艺术形式他都喜欢,他只是没有通过戏剧社的审核而已。

还真是有趣,什么都喜欢。怕是什么也精通不了吧。

李希侃很受学长学姐欢迎,女生喜欢和他聊天,男生喜欢欺负他。只有毕雯珺对他爱搭不理,大概这也是李希侃为什么会注意到毕雯珺吧。

他总是一个人戴着耳机坐在摄影社团教室偏僻的角落里。很少有人和他说话,但是只要有比赛大家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毕雯珺。

李希侃是在作品展上看到毕雯珺的作品时候才理解了他们为什么这么干。

他拍的照片太美了。为什么有人可以把橘色和蓝色共存的一个场景拍出温暖的感觉呢。

后来他才知道毕雯珺是极简主义摄影风格小有名气的摄影师。

而毕雯珺也是在作品展上第一次看到李希侃的作品。他的画带有明显波提切利的痕迹,有致命的硬伤,人物看上去像半身不遂,组合在一起却很美。

在那之后毕雯珺也终于可以欣赏波提切利的那幅《维纳斯的诞生》了。

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最自己的欣赏。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远离的姿态直到李希侃开始找毕雯珺东扯西扯。

李希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毕雯珺,他就是想。毕雯珺的那张照片一直反反复复地萦绕在他心中。

他啃着大苹果不厌其烦地找着毕雯珺。

也许他们都没意识到爱情是由艺术的共鸣而悄悄产生的。






04.

是李希侃先提出来的彼此做对方的模特。

“既省钱也不会害怕找陌生人太尴尬。”

话是这么说,可李希侃免不了在看到毕雯珺的身体时克制自己脸上的灼烧感。

毕雯珺也需要在拍照的时候集中精神,不能陷入因为李希侃的诱人而看呆了的走神儿死循环。

而往往这种情况一出现,总是毕雯珺先吻住李希侃。

也许祸福相依,灾难因为他们的浅浅的幸福而不甘心地出现。

也确实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李希侃因为带着埋在心底最深刻的爱意而画下的毕雯珺隔在窗帘薄纱后面的侧颜获了国际大奖。

他得到了一个橄榄枝。出国研修。

但他想放弃可以出国研修的机会,但是毕雯珺却要求他去。

放着好好的前程不要,和我凑合活一辈子吗?

李希侃当然不想过平淡无奇的生活,成为世界著名的画家是他一直的梦想。可他磅礴的梦想计划里也有毕雯珺的存在啊。

没有毕雯珺,哪怕是那样绚丽的梦,色相和饱和度都减弱了。







05.

毕雯珺执意要他走。原来毕雯珺不是多在乎自己离不离开。

说那话的时候就好像普通朋友。他们从来没有亲吻过一样。

“我替你高兴,这么好的机会。”

李希侃在到法国之后,收到的唯一一条毕雯珺的微信是:“我从那里搬走了,但房子还租着,你可以回来住。”

都分开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用?

李希侃从来不知道为什么毕雯珺那么喜欢谈起文艺复兴。

因为毕雯珺对李希侃动心的那一刻,李希侃正在傻乎乎地啃着苹果,而毕雯珺一低头手里的杂志正好讲到文艺复兴拉斐尔疯狂的爱情。

他本以为自己毕了业可以离并不怎么有趣的高中生活彻底断开所有联系,没想到自己脑内却总是浮现李希侃的脸。清晰或模糊。

他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喜欢男生的。他为此感到痛苦,他日日夜夜地质问自己。李希侃有什么好的?

心理医生说他有轻微的强迫症的征兆。可能是因为他对摄影的要求太过严格。

难道不是因为李希侃才让自己为了不再想其他而对摄影那么一丝不苟吗?真是奇怪。

再次见到李希侃,他压抑着欣喜。却让他的性格孤僻度在李希侃的心中再次加重。

他一直以来不知道怎么处理关于感情上的问题也让李希侃大费周折才让毕雯珺甩掉变扭相处的包袱。

可惜李希侃没法知道。

毕雯珺离开的时候除了李希侃总是穿的,却因为太沉而没有拿走的外套之外,什么也没有拿。

李希侃穿那件外套很好看。他自己竟然没有意识到。








06.

毕雯珺没有拿走什么东西,但他留下了东西。

所幸的是李希侃看到了。

李希侃抱着试试的心态,用一把上面的标识已经因为总是拿出来看而磨平的钥匙打开了做梦总是出现的屋门。

一切还是老样子。

下午的阳光照在浅绿色的窗帘上,让他感到温暖。

他在屋子内走了一圈,似乎什么也没变。一切都静静的。他最后才走到自己的卧室,也许是冥冥中让他这样干。

把回忆忍到最后一刻涌入大脑。

一副裱在相框里的画静静地躺在他的书桌上。

一颗黄色中翻着微红的苹果静静地躺在画面里。背景是他高中画的那幅画。原来毕雯珺看过。

李希侃感觉到滚烫的东西充满了双眼,模糊裹住了他的视线,他并没有看见那行字。





-I Will Always Be Waiting For You.


但他会看到的。









End.

评论(25)

热度(288)

  1. victory苍魚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