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魚子

我被枪毙了 别找我。

【毕侃】视奸实验楼01-02

明恋 ooc  长

假高冷学长毕×真铁骨学弟侃

 

 

BGM:以我心事赠你


 

 点我喜提毕侃无脑甜文一篇

 

 

 

01.大白兔和三酸色

 

 

毕雯珺真的很感谢遇见李希侃,他解了自己半个月的连锁霉运。

 

尽管解霉运的代价是多了一个绑在身上的烦人精。

 

毕雯珺的倒霉反应是从失恋开始的。

 

自己也有耳闻被一群小姑娘叫做什么。“生物系系草”,居然被脚踏两条船的土木工程系学生给甩了。

 

还是那种饭都不陪我吃算什么男朋友的理由。

 

虽然毕雯珺承认想找个同性对象很难,但如果谈恋爱这么麻烦,还因为这种无趣的理由被分手,他宁愿单身。

 

 然后不出五个小时他就想撤回这句话了。

 

 他首先经历了在宿舍楼下的自动贩卖机里投币但并没有投出快乐肥宅水,虽然事情不大,可乐不贵,但是就是给普通人的生活添堵。

 

 紧接着他到食堂盛饭,发现自己等了两个礼拜才做一次的肉沫干煸空心菜只做了一盘,然后被抢光了,啪,生活又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最后他在下课的时候被同系女同学洒了一身奶茶,而那身衣服是他新买的杜嘉班纳,白色。

 

毕雯珺脑内突然就循环起了“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这一句。

 

恰巧看见妈妈私信给他的图片。图片是一条雕刻着巨型佛祖的金手链。配字:转发这个佛祖转运链,5月转运成功!

 

还发了一句令毕雯珺感动不已的话。“儿子啊,妈妈感觉到你这个月可能霉运不断,赶紧转发吧!”

 

真是亲妈,北京到东北这么远都有心灵感应。

 

毕雯珺破天荒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意在配合妈妈。同系的女生四下群起而惊,原来生物系系草是一个迷信的非主流。

 

 

 

 

 

 

毕雯珺的霉运似乎一直没有消除的迹象。与鸟屎擦肩而过,在最严格的教授的课上迟到,还有被指派负责学校一年一度爱心售卖活动生物系的部分。

 

这种活动就是给毕雯珺密不透风的生活撕一个大口子,然后往里面在一些催泪弹,再把扣子缝上。

 

因为每年这个活动,生物系最尴尬。中文系卖各种畅销小说,计算机系都可以卖平价二手鼠标或者提供维修服务,连数学系都可以兜售高数考试笔记。

 

唯独生物系,一年卖了动物卡通玩偶被群嘲,一年卖了蝴蝶昆虫标本被指责不爱护生物。

 

毕雯珺本身学的是生化与分子生物学,与爱护小动物基本上八竿子打不着。但偏偏生物系给人的印象就是与动植物做伴。

 

毕雯珺只好求助于室友朱正廷。

 

朱正廷学的倒是和小动物有接触,他学的是兽医系。

 

“你干脆和我们系一起办吧。我之前听蔡徐坤说,他有个朋友的母亲在一个个人动物保护组织工作。然后我们系那个学长就打算问问那个人,能不能联合那个动物保护组织卖一些小动物的周边产品。再建立一个领养小动物的渠道。”

“但他似乎不太愿意帮忙。不过我想如果你出马,他会乐意的。”

 

“我出马他就乐意?”

 

“他叫李希侃,中文系大一。”

 

 

哦,中文系的李希侃。熟悉的名字。

 

毕雯珺向来把一些没用的人名或者事情锁在大脑褶皱的最深处。他记忆力很好,但是并不愿意同时记很多事情。但李希侃,他确实是有点儿记忆的。

 

因为有朋友和他说过。总有一个中文系叫李希侃的男生喜欢在他们实验楼底下站着,有时候吃饭都在楼底下坐着啃。后来一打听,这男生竟然喜欢毕雯珺。

 

其实李希侃对毕雯珺有意思是半个学校都知道的,只不过毕雯珺自己活的清心寡欲,自动屏蔽了纷纷扰扰的红尘。

 

毕雯珺要来了李希侃的微信。但是犹豫了一下他没加,他最害怕刷屏,感觉李希侃也是干的出来这种事情的。

 

还是当面说吧。

 

毕雯珺打听到了李希侃专业的课表,正好第二天下午有一节必修课可以直接去找他。

 

毕雯珺也不知道他是走露了什么风声还是李希侃学过占卜。他在国学楼的自习室等着李希侃下课过去找他。也不知道从地砖哪一个缝里钻出来了一只地精。突然就冒了出来,吓了他一跳。

 

“学长,我听说你今天要找我呀。”

 

小笑眼眯成缝,嘴巴咧的大大的,两只尖尖的耳朵似乎动了动。小手一伸趴在桌子前。

 

李希侃吗?看着就有些不要脸的样子应该是他了。

 

“嗯,我想找你商量商量学校爱心售卖活动的事情。”

 

毕雯珺很认真地把自己的想法和李希侃全说了一遍。

 

但李希侃只是盯着自己傻笑。然后一直一个劲儿地点头。好像什么都听懂了。

 

毕雯珺顿时觉得一阵脑瓜子疼。“你听见了吗?”

 

“当然啦,我帮你联系我妈。你不要看我好像在走神,我这在高中时也是有名的分心大王。同时做三件事都完全哦得k。这事儿我保证帮你办下来。”

 

毕雯珺信了分心大王的邪。“行吧,非常谢谢你愿意帮忙。”

 

“不客气。”李希侃开始东摸西摸,毕雯珺以为他要搞什么。结果最后就摸出两块糖。

 

“学长,你吃糖吗。我这有大白兔和酸三色。”

 

“不了谢谢,我不爱吃糖。”

 

“我包里好像还有一袋枫糖面包。”

 

“大白兔吧。谢谢了。”

 

大白天的,李希侃还要吵着送毕雯珺回宿舍。虽然一路上李希侃没说什么太多话,只是跟在自己屁股后头蹦蹦跳跳。但还是引来了窃窃私语。

 

毕雯珺眼睛不好使,耳朵却好使。

 

大概都是些什么,“李希侃居然真的和毕雯珺搞到一起了。”这种话。实在是没有事实依据就发表的无脑言论。

 

临到宿舍门口,李希侃在毕雯珺要说“再见”之前抢先说了话。

 

“学长,我听说你最近运气不好。我这个人运气可好了,相信我,可以给你转运的。”

 

哦。原来李希侃是个拥有转运功能的分心大王。

 

 

 

 

02.女棒

 

李希侃还是加了毕雯珺的微信。

 

毕竟是毕雯珺麻烦李希侃帮他忙的,所以不通过不合适。但是通过了令他头更大。

 

“学长,说好了明天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啊。我去实验楼找你。”怎么这么自觉就认定毕雯珺会和他一起吃午饭的?真的造孽。

 

 

 

 

为了躲避李希侃,毕雯珺带了一包苏打饼干窝在实验室一上午都没动。

 

 

其他人都认定他是因为失恋而疯狂苦学。

 

 

一整个上午,毕雯珺只说过四句话。

 

“还有人用荧光显微镜吗?”疑惑。

 

“有人看见我的对照组了吗?”焦急。

 

“你这是不是污染了啊。”疑惑。

 

“我的细胞应该离完了,帮我拿出来吧,谢谢。”严肃。

 

虽然毕雯珺以前也是公认的认真学习好孩子,但现在这窝在实验室一上午,连手机都不带看的,间歇时间居然还在看《基因编辑简史》这种书也太夸张了吧。

 

本想看看微信,看看他到底还来不来,结果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打游戏太晚,忘记了给手机充电。

 

毕雯珺也有偷偷站在窗户前往楼下看的,并没看见李希侃。大概他也是说着玩。

 

不过他倒是发现今天的实验做的很顺手。居然没有中途忘记自己加了多少微升,或是用错量程。说不定李希侃真的带转运功能。

 

毕雯珺差不多看完条带,又整理好桌子。最后把ep管放到冰盒里,才在众人疑惑中有带点儿可怜的目光下离开了。

 

居然已经一点半了,竟然也没觉得多饿。

 

坐在休息室啃了五分钟饼干的毕雯珺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被隔壁学信息工程的蔡徐坤堵在门口。

 

“喂,老毕,楼下李希侃那孩子好像已经待了好久了。”

 

“啊?他在等我?”

 

“嗯。你下去看看吧。”蔡徐坤有点儿担忧的样子,“今天有点儿热,你看见朱正廷了吗?他肯定累了。我给他送水去。”

 

"没有,我一上午都呆在这。”

 

蔡徐坤的眼神瞬间变了,带了一种见鬼的眼神,“天,老毕你真的太变态了。”

 

毕雯珺一边下楼一边往窗户外探头,自己戴着眼镜,应该没看错,李希侃确实在长椅子上坐着还抱了一个什么东西。

 

 

 

 

“李希侃。”毕雯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用叫名字来代替“喂”这个不太礼貌的称呼。

 

眼前的李希侃俨然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脸被热的有些微红,嘟着嘴。听到等待的人叫自己名字却瞬间来了精神,眼睛瞬间泛了亮光,从椅子上蹦起来。

 

“毕学长,你是不是没看见我给你发的消息啊。”

 

“嗯,抱歉,我今天上午一直在做实验。忘记了时间,手机没电了。”

 

“没事没事,你没吃饭呢吧。”李希侃只顾着盯着高个子的脸,并没注意到他手里拿着饼干包装袋。

 

毕雯珺也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地却是没有。然后悄悄地背过手去。也许是因为眼前的人等待了自己那么久都没有任何抱怨的话,自己也不忍心看着他失望而归。

 

“我刚才左等右等你不来,就跑去食堂替你打包了一份儿饭。但现在可能凉了吧...”

 

毕雯珺这下是明白了。怪不得自己往楼下看没看见李希侃,原来他跑去食堂打包盒饭了。

 

"你自己吃了吗?”

 

李希侃乖巧地摇摇头。

 

“下午没课吧,请你吃东北菜。”

 

李希侃其实是有一节选修课的,和毕雯珺在一块,这种课逃了就是了。他马上摇头。

 

毕雯珺也在和李希侃走路的过程中悄悄地放慢了五秒钟的脚步,就手把饼干袋扔掉。午饭这种东西可以随意解决,也可以吃两顿的。

 

李希侃对毕雯珺发誓吃饭的时候他没有偷拍毕雯珺,更没有屏蔽他发朋友圈。

 

只不过后来毕雯珺看见了他的屏保,更看见了朋友给他看的李希侃朋友圈截图“和某人第一次吃饭![图片]”。李希侃也只能乖乖地罚站。

 

 

 

 

 

李希侃答应做到的事很快就做好了,帮毕雯珺办好了几百套小动物的周边产品和宣传册。还印好了领养宣传板。

 

但李希侃还提了一个要求,就是爱心售卖当天,他要在生物系和兽医系旁边自己摆个摊子。

 

虽然早就做好了李希侃出幺蛾子的准备,但爱心售卖当天,他看见李希侃还是一阵的噎住。

 

这戴着花环,坐在小马扎上卖仙女棒的人是谁?

 

李希侃看见毕雯珺还激动地大叫。

 

“老毕老毕!我这春节时候剩下的一箱子的仙女棒。”

 

哦,对,一起吃完饭之后李希侃就改叫他老毕了。除了朱正廷和蔡徐坤之外,敢这么叫他的只有李希侃了。

 

“你.....好好卖吧。”

 

李希侃使劲点头。样子还真的像一只会摇尾巴的小狐狸。

 

后来毕雯珺除了给李希侃递矿泉水和汉堡之外,没怎么再关注他。一直忙着和想要领养的同学交流。

 

 

 

 

 

售卖结束已经是五点半了,毕雯珺让其他人赶紧回宿舍休息,自己留下来收拾。只有李希侃不肯走,硬要留下来帮忙。

 

眼瞧着收拾的差不多了,李希侃觉得是时候了。掏出特意留下的四只仙女棒。

 

“老毕,有没有兴趣晚上来把这最后的四个一起放掉!”

 

毕雯珺瞥了瞥他,回想一下自己上次玩仙女棒还是初中了,说不怀念是不可能的。

 

“今天太累了,要不就现在玩掉吧。”他犹豫再三,答出自己满意的回复。

 

“也行啊。”李希侃又是傻笑。这种傻笑总是让毕雯珺束手无策,他为什么总是这么傻。什么事情都笑得出来。

 

毕雯珺怎么可能懂,只要与他有关的一切,李希侃都笑得出来。

 

黄昏下放仙女棒的效果自然是没有黑夜中美,但伴随着李希侃有些聒噪的说话声,毕雯珺也找到了仙女棒的乐趣。他透着橘红色的光惊人地发现,李希侃确实长得很像属狐狸的小孩子。虽然估摸着个子也不矮,但总觉得要是揉在怀里感觉很好。

 

后知后觉自己想得有些猥琐,肯定是被一堆没品的理工男包围着时间久了,思想也有些跑偏。

 

 

 

 不过毕雯珺发现自己的霉运是真的解了,而且一瞬间翻盘,大吉大利。



TBC.

这篇写的节奏比较慢,肯定会在写这篇的同时开短篇的新坑。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24)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