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魚子

恶魔开膛手上膛开枪

【彬鬼】鬼怪蒙难地

「北极圈系列1」

 

•涉及彬鬼卜鬼星鬼 大厂背景

 

•ooc我的  双向暗恋梗

 

•点我喜提北极圈系列一 俊佳

 

 

 

 

 

00

 

郑锐彬是学音乐剧的,歌单里除了几个很喜欢的流行歌手之外,全是音乐剧的配乐和曲目。

 

他最爱听《gethsamane》,大概是因为他真的很喜欢看《耶稣基督万世巨星》。

 

Gethsamane是耶稣的蒙难地客西马尼。

 

但其实也是另一个人的蒙难地,郑锐彬不知道。

 

 

 

01

 

王琳凯的人缘好是大厂里公认的,很快地和谁就都聊的很好。

 

但郑锐彬不算外向的人,就算平常大家聊起音乐来,他也很少能插嘴,因为喜欢的音乐有一些差距,他不想把自己变成那样拥有格格不入标签的人,所以干脆就默默地听。

 

他喜欢看小鬼和别人聊天。能把他参加节目的紧张感和压抑感化解掉。

 

但也仅限于听而已,自己单独来到这里谁也不认识,融入一个圈子又是多么难的事情。

 

所以当他受到小鬼的安慰的时候受宠若惊。

 

像个没人搭理的小男孩突然得到一个蜘蛛侠的hottoys。

 

郑锐彬觉得自己是个很努力的人,他也坚信努力可以得到回报。可是唯一一次,他对这个所谓真理产生了怀疑。

 

在第二次评级测试的时候,他连跳了九遍主题曲,什么错都没有。

 

最后却连忘了动作和歌词。他本就紧绷的神经瞬间在结束之后崩掉了。

 

手托住自己沉重的头,只想把自己的头发掐住。他真的不想掉眼泪的。

 

“没事儿,特别好真的,很棒了已经。”

 

这样的句子重复了两次,他才意识到有人在尝试和他对话。

 

是小鬼啊。

 

“我理解你的感受,你平常那么努力,我们都看到了啊。你这跳得已经很棒了,别难受。”

 

郑锐彬不知道是不是在小鬼的言语下,眼泪快速风干了。小鬼最终也没挪窝,他俩居然聊了起来,还几次悄悄地笑了。

 

郑锐彬觉得,那是他进入大厂以来,第一次有一阵如释重负的感觉。

 

 

 

 

 

02

 

后来小鬼突然变得很爱找郑锐彬聊天,东扯扯西扯扯,郑锐彬觉得他俩也算熟了吧。

 

虽然往往周围总是有人陪着的。

 

“喂,郑锐彬,你平时听什么啊。”小鬼是被卜凡揣在怀里,一直被搞乱脏辫,咯咯地笑着问出来的。

 

“我么.....流行歌曲和音乐剧吧。”

 

“凡子别闹,那你爱听什么音乐剧啊。”

 

“我最爱听的一首是耶稣基督万世巨星的《gethsamane》。”

 

小鬼刚刚点点头,就被卜凡打了背一拳。

 

“你说说你这大嘴猴,瞎问什么。你自己天天整的花里胡哨的,还问人家什么音乐剧。你听得懂高雅的艺术吗。”郑锐彬也觉得卜凡一脸凶凶的样子很搞笑。

 

小鬼马上就回打了卜凡一个大拳头。

 

“你少叫我大嘴猴我告诉你。小心我捶你。”小鬼明明从发型到脸都长的很凶的样子,怎么发起狠来就是奶凶奶凶的样子呢,这是郑锐彬突然疑惑的问题。

 

“嚯,你捶的动我吗。”卜凡突然就笑了,郑锐彬从他眼睛里看出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但他也不敢确认。

 

说着,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

 

旁边的大厂男孩看了在一旁大声起哄。事件的两个主角笑得很大声。

 

郑锐彬也在旁边看着傻乐。两个人打闹的样子确实很好笑,但是看见小鬼的手被握住的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笑有苦笑的成分。

 

莫名其妙。

 

 

 

 

03

 

郑锐彬感觉自己“三好学生”的人设马上就崩了,因为和小鬼待在一起确实变胆儿大了不少。

 

因为他居然一堆粉丝的镜头里面和小鬼一起比心。

 

原因是小鬼晚上突然进了他们宿舍,“郑锐彬在吗。”

 

其实郑锐彬当天已经很累了,根本无暇顾及自己出门买饮料的欲望。

 

但是看见门口的人,他还是马上拖着疲惫的空壳身躯从床上起来。

 

“在呢,小鬼。咋了。”

 

“一起去小卖部啊。走不走。”

 

郑锐彬急忙穿上白外套,“走着。”

 

结果从小卖部出来就被一群粉丝叫住,叫他俩比心。

 

郑锐彬当然不知道小鬼的鬼主意。

 

王琳凯是个很开朗的人,当他也是一个能憋事儿的人。他悄悄关注学院派的郑锐彬很久了。

 

大概是被他第一次评级测试唱的《头发乱了》震惊到了吧。科班出身就是不一样。

 

后来觉得他有些正经的样子真的很有趣,但是失落掉眼泪的样子又很招人心疼。

 

他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就上去安慰他。

 

他甚至在一拿到手机之后就去搜他说的那首歌。可是忘了叫什么名字就凭着记忆里模糊的音乐剧的名字乱猜了好久,终于搜到了。

 

他第一次听音乐剧里的歌。

 

到高潮的部分,他居然也觉得很好听。他不敢承认,gethsamane也是自己的蒙难地。

 

受了什么难呢?悄悄萌生喜欢的心情的难吧。

 

所以这一次,比心的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他是小鬼,当然要坏一点儿。

 

“郑锐彬,咱俩一起比个心。”

 

“啊?”郑锐彬吃惊完又笑起来,“好,见证我们的革命友谊,比个心。”

 

两个人比的时候都止不住的在笑。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心里有多开心。

 

“对了,大饼子,你以后也别叫我小鬼了。叫王琳凯吧。大家都叫小鬼也没什么意思。”

 

“啊,好。”郑锐彬也觉得他本身的名字比代号好听。

 

 

 

 

 

04

 

郑锐彬和小鬼回到宿舍楼的时候,居然发现朱星杰在门口站着。

 

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杰哥,大冷天在这站着不冷吗。”小鬼先张得嘴。

 

“不冷,等你呢。”朱星杰只对小鬼的态度好是大厂公开的秘密。小鬼和朱星杰关系好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郑锐彬从这话里听出了宣誓主权的意味。

 

“那,小.....王琳凯,我先走了。你们聊。”

 

郑锐彬后知后觉脸上冷,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回到宿舍一句话也没说就蒙上被子。

 

祝福是一个心胸宽广的男人该干的事,对吧。

 

其他人只是奇怪,居然连裸睡这门子事儿都忘记了吗?

 

 

 

 

王琳凯也只是无奈,“杰哥,咱们走吧。”

 

“小鬼,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朱星杰拉住迈步的王琳凯。

 

“我知道,一个公司的,这样不好。杰哥,你看在我叫你哥的份儿上,别了。”

 

朱星杰想伸手再干些什么,终于还是放弃了。

 

王琳凯以为自己一个晚上伤害了一个人,其实是伤害了两个人。

 

因为从此郑锐彬就疏远他了。

 

没有好好的交谈,王琳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胆怯了,不敢问。

 

每天和卜凡徐圣恩混在一起也挺开心的。卜凡对他也是出奇的好。虽然被虐打,但都是开玩笑的状态。

 

王琳凯也奇怪,自己居然有招人的体质。

 

他真的以为不缺人填满空缺的快乐病毒的位置的。

 

 

 

 

05

 

王琳凯真的很想爆粗口。我。凑。哦。

 

怎么偏偏郑锐彬出来了,来到他们组等着被挑选。

 

自己总是想着的人突然站在自己眼前还真有点儿......突兀。

 

他只能以理服人掩饰自己的私心。“郑锐彬这么有实力的vocal咱们得要啊。”

 

王琳凯以为自己的道理真的让身旁两个人信服了。卜凡看着傻,却什么都知道。

 

那种眼神完全不一样。

 

当他宣布的时候,郑锐彬喜悦的眼神是掩盖不住的。他上前抱了自己,只是轻轻的,兄弟间的抱。他也抱了别人。

 

 

 

 

他们除了训练,交流也很少。

 

但就只有一次,就那一次,让小鬼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跳的实在腿软,转身的时候一个腿软没站住就要倒。

 

郑锐彬和他有段距离,却突然跑上前扶住他。

 

“王琳凯,小心点儿啊。”

 

郑锐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不是学院派广东人的做派明明。

 

王琳凯笑嘻嘻地说谢谢。嗯,知道了,郑锐彬这个大傻子啊终于暴露了。

 

 

 

 

06

 

决赛那天,是王琳凯最紧张的。他当然为自己能不能出道紧张,但他更紧张郑锐彬。

 

他也知道郑锐彬现在的处境,出道是没可能的。

 

他只是不想和他见最后一面而已。

 

宣布自己排名的时候,他瞬间的喜悦足以支撑他扑倒郑锐彬的冲动。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郑锐彬主动给他了一个拥抱,还拍了拍他的背。

 

“真棒。”那样温柔的声音,突然就和他平常皮的时候不一样了。

 

之后他上台的时候一直在慌神儿,自己该怎么说。

 

但是在看到一切结束的时候,他还是开心地第一个跑下台,第一个冲到郑锐彬眼前。

 

“喂,饼子,你最近为什么不理我呢。”

 

“啊,有吗?没有吧....祝贺你出道啊。”郑锐彬腼腆的笑笑,带着平光镜的郑锐彬还真是有种文质彬彬的感觉。不过尝试转移话题就不对了哦。

 

“明明有啊。”

 

郑锐彬一时语塞,确实有,他没法否认。他只想退出这乱成麻的局。

 

“喂,我可不想这是我见你最后一面。”

 

“那....我们”

 

王琳凯突然垫脚凑到他耳边说话,但却很小声。郑锐彬没听清。

 

但王琳凯已经笑嘻嘻地跑走了。

 

 

 

 

07

 

“作为一个广东人 喜欢什么口味的福建人呢。”

 

哈,偏偏问这种问题?

 

但郑锐彬这次一点儿犹豫也没有,“当然是小鬼口味的福建人啊。”

 

现在有个秘密,不止他和王琳凯两个人知道了。

 

“我就是要把他养胖,然后吃掉他。”他笑着说出这句话。

 

 

 

 

其实郑锐彬一开始是莫名其妙的,因为他居然在比赛第二天收到了卜凡的微信。

 

“彬子,祝福你。好好对他。”

 

好好对谁啊?奇怪了。

 

直到王琳凯打来电话的时候。真相大白了。

 

就在一场喧闹的比赛结束的第二天,他们以新的身份出现在对方的生命里。

 

 

 

 

 

08

 

王琳凯始终没再和他说比赛结束的时候那句话。

 

“我因为你受难可得一辈子见到你啊。”这是属于王琳凯的秘密了。

 

王琳凯因为一首《gethsamane》蒙难了,是名叫郑锐彬的难。

 

郑锐彬当然不知道啦。

 

他这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承认这种肉麻的事情。他只是悄悄地在深夜给郑锐彬发过《good night》的未处理版本。

 

他以为郑锐彬已经睡着了。

 

怎么可能,学院派三好生喜欢深夜学习的。

 

郑锐彬从采访王琳凯的视频里退出来,点开没有署名的对话框。

 

今天不听音乐剧了,以后也会多一个实力rap歌手的歌曲陪伴自己。

 

good night.

 

他给王琳凯回复。

 

 

 

 

 

 

end.

声明:北极圈系列就是我自己写着开心,不是为了给谁看。献给这些优秀的小哥哥。毕侃会很快更新的。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