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魚子

我被枪毙了 别找我。

【毕侃】视奸实验楼03-04

|明恋 ooc  长
 

|假高冷学长毕×真铁骨学弟侃

01-02

 

 

03.麻辣烫

 

放完仙女棒的第二天,毕雯珺先是受宠若惊地被上次得罪的教授点名表扬,“毕雯珺同学知错能改,上交的作业非常有水准。我觉得毕雯珺同学的水平可以申请这学期的奖学金。”

然后毕雯珺更是惊奇地在宿舍楼底下的饮料贩卖机经历了只投一个币,出了两瓶可口可乐的传奇经历。他扬眉吐气,终于把上次那瓶补回来了。

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抹了蜜啊,他热爱生活。
 

毕雯珺更是在宿舍楼门口被外文系系花拦路表白。他不知道这件事算好事还是坏事,有美女爱慕自己似乎也缺不了一块骨头,姑且先归入转运事件。

事实证明,转运小侃还是很管用的。




有兽医系的人提出来要请李希侃吃饭,李希侃又是谁请都不动的架势。毕雯珺出于自己也想感谢转运锦鲤的心理,还是发了微信问李希侃。

“请你吃饭 来不来”

“行啊 正好我想吃食堂的麻辣烫了”又是秒回,李希侃是每天都在睁眼看微信吗。

“不是食堂 晚上出来 谢谢你帮我忙”

“肯定不是就咱俩人吧”

这小子又冒什么坏水呢,嗯,大家都想请你。

“那老毕你请我吃午饭 我就答应去”李希侃的坏主意上来他自己都想叫自己爸爸。

毕雯珺有些晃神儿间就回复了好。

后知后觉想要第一次尝试微信撤回功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转运大王已经定好了11:30的时间,然后说不见不散。最后还有一句:下了。

微信根本没有下线这一说,转运大王说下了就是成心把他后悔答应的火苗掐灭还把柴火拿走了。转运大王眯着眼睛傻笑的样子突然就通过神级组织传递到大脑形成图像映入毕雯珺的想象系统,他现在肯定是这个样子的。

被将了一军的毕雯珺只想把手机看穿传递给李希侃一根眼神针。扎透他的肚子,把满肚子坏水放出来看看,里面都由什么构成。






毕雯珺确信现在只有11:20,他本计划自己可以踏踏实实的在没有课的上午把实验最后的分析过程做完,然后从容地下楼。但显然他又一次把李希侃想象得本分。

李希侃以前确实是个乖孩子的,只是喜欢安静地在楼下等着看见毕雯珺。但这样效率太低了,经常浪费了一整个可以用来闲扯或者睡觉的下午却根本看不到人影。侧面讲,老这样出现在生物系的实验楼下的英雄行为已经出了名了,只要自己出现在实验楼门口绿色垃圾桶旁边的长椅上,绝对有人把他和垃圾桶拍在一起合影留念。

毕雯珺沉迷于泡实验楼,不爱泡妞是出了名的。李希侃从中文系的小姑娘嘴里得知,毕雯珺的女粉丝都叫他“科学高僧”。





“衣帽间(ymj)你说说,我不要面子的吗。”

“是你自己把它扔进马桶还冲走了的。”衣帽间比起搭理无耻淫徒,更喜欢看武侠小说。

分心大王李希侃自认为是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真铁骨王境泽的表情包可以随便用,但他的精神不可以学习。

于是他挑选了正确的正确的地点,在中午实验楼出门最多的时候,在离窗子最近的地方。

“毕雯珺!下楼吃饭!”

毕雯珺第一次以为自己幻听了。明明只有老妈才会这么叫。

第二次他确确实实听清楚了,毕雯珺当天就把李希侃的备注从转运锦鲤改成了幺蛾子。






毕雯珺临下楼之前有扭回头问自己班班长。

“班长,咱实验室有宽胶带或者胶布吗。”

“有啊,在那边那个柜子里。”

毕雯珺反复克制自己,最终压制住了自己想要拿着宽胶带把李希侃的嘴封上的冲动。

“李希侃,你干嘛呢。”

李希侃仰着个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的样子首先进入毕雯珺的视线。可怜巴巴的眼神让毕雯珺转念有点儿想笑。

“我在视奸你啊。”李希侃看见他过来了,又是笑嘻嘻的样子。

毕雯珺真觉得自己和李希侃相处的每一秒都有苦中作乐的感觉。



“老毕,”李希侃低头抬头又低头,“今天我们穿了同款aj哦。”

毕雯珺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AJ1黑黄,又看了旁边那双一模一样的,“这是我最后一次穿,我早就想扔了。”

“别啊,给我啊。”

毕雯珺没吱声,默默地挪远了一点儿。他感觉自己被李希侃的气场影响的也像个傻子。但落在路人眼里还是一副情侣的样子。

毕雯珺一直以为自己是很能吃的人了,但是李希侃显然就是为了打破毕雯珺的三观而出现的。

他倒是没怎么要肉,每样菜都要了不少,真是营养丰富的食谱。来自生物系的由衷感叹。

“你少吃点儿,晚上不吃饭了?”

“和你在一块我开心,一开心我就吃得多。”

原来开心的情绪可以让人食欲大增到把放笋的盘子盛光。

“老毕,我可以吃你的魔芋丝吗,我刚才忘夹了。”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吃饭突然有点儿幸福的感觉,如果一个人吃饭让别人看着很香那也是造福人类的伟大举动,可惜这个人是李希侃。但他还是没拒绝,他感觉自己和这个人在一块,所有的底线就放低了。

真是没辙。






最后一起出现在饭馆里的是满脸说不尽离愁的毕雯珺和毕雯珺身边的树袋熊肚子微鼓的李希侃。

其他到场的人都并没有很吃惊的样子,反而显露出果然是这样的期待表情。

毕雯珺一脸疑惑的看向朱正廷。

朱正廷的眼神马上弱了下去。

毕雯珺云淡风轻地在心里暗骂,可恶的 政治题 。








04.脏橘色

吃完饭的固定搭配是KTV,毕雯珺早就做好了全套措施。他怕有人让他对唱情歌,从一开始就交待好,一首都不唱。

他就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看着旁边的李希侃嘴巴不停地塞水果。

奇异果,火龙果,菠萝,草莓,西瓜,芒果,哈密瓜,青瓜,苹果,橘子,香蕉。嗯,都吃了。

看他吃东西还真是幸福。

普通的生理需求让他出了屋拐进厕所。但他没意识到后面有个人在跟着。

毕雯珺认为,上完厕所不洗手是对自己耍流氓。
所以他必须执行抹洗手液,冲水,擦手这三个步骤。

就因为他洗手耽误了一会儿功夫,碰见了进厕所的兽医系的一个格子衫眼镜男。

好像是朱正廷他们班班长。

“你好,毕同学。”

毕雯珺点点头。

“毕同学也一定很苦恼吧,有李希侃那样一个跟班。多恶心。”

毕雯珺心生厌恶感,李希侃再招人烦和你这种出了包厢门就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人也比不了。

毕雯珺一声不吭就走出了厕所。

但是进屋他就愣了一下,李希侃...不会也在厕所吧?眼前的空缺顿时让他有些慌张。





果然,等李希侃回到包厢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坐下来也没有再和毕雯珺说话,把水果盘推远,手指夹着酒瓶顶端从远处拿了四瓶啤酒。

“这女厕所也太好了吧,居然有mac,dior,ysl还有好几个牌子的口红,还有好多化妆品。我想承包这的厕所。”陌生的女声大声地叫嚷着她的无知。可毕雯珺无暇不屑,他不知道怎么制止李希侃闷声喝酒这件事的持续发生。

莫名其妙,他现在只害怕李希侃生的是自己的气。

毕雯珺还是伸手拉住李希侃的胳膊,让他停下来。黄色的液体顺着李希侃的嘴角往下流,流进了帽衫里。

李希侃很不爽,他不想搭理毕雯珺。他能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像一个失落的妇人,头顶上升起层层云雾。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自己生气,毕雯珺为什么没有反驳那个人,一句也行。

毕雯珺赶紧扽纸,想给李希侃擦干净。

李希侃也并不阻止,还是一只灌酒。直到毕雯珺终于忍不住,李希侃,别喝了。

李希侃若有若无的答应了一声,让毕雯珺以为事情差不多进入尾声了,赶紧让大家都回家别耗太晚。

结果李希侃突然起身,蹭倒了一个啤酒瓶,哐当的接触地面,破碎的声音吸引了所有的视线。毕雯珺突然有些害怕。

李希侃好像没听见,直接跨过众人的脚走出包厢,重重地摔门声刺穿了毕雯珺的心脏。

“对不起各位,我去看一下。”







毕雯珺进了男厕所却没找到人。

来源女厕所的尖叫声让他意识到,糟了。这家伙喝醉了不干人事儿了。

他也顾不得颜面冲进女厕所,发现李希侃竟然在端详着口红。拿起又放回去,一支一支的。一副好像没有醉清醒的样子。

“李希侃,走了,这是女厕所。”

“我不。”落在毕雯珺耳朵里,这声拒绝居然有撒娇的语气。比平常的声音都软了一点儿。

“你会后悔的。”

李希侃有点儿摇摇欲坠,毕雯珺迫不得已扶住他的胳膊。却突然反被抓住。

“啊,我喜欢这个颜色.......脏橘色。应该很适合老毕你。”

毕雯珺有点儿不详的预感,此时此刻李希侃的劲儿却出奇的大。把他一把推到墙上。

拔盖,上嘴一气呵成。

“啊,真好看。脏橘色真适合你。老毕你怎么这么帅呢。”毕雯珺此时此刻才注意到李希侃的眼睛,眼睛半眯着失去了以往的亮光,只剩迷离。直截了当的告诉所有人,他现在不仅处于不清醒的状态 而且情绪低落。

之后的事情,毕雯珺当作秘密没和任何人说。只是扶着不清醒的李希侃除了厕所然后交代了涂口红的事情。

因为在经历的须臾,他的脑子在放烟花。脏橘色的烟花。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留下大片的浓雾。也遮盖了他生气的欲望,却激起他的心脏狂跳。

李希侃吻了他。轻轻地不着痕迹,却引得毕雯珺想自愿替他掩盖罪行。

幺蛾子大王怎么不仅会视奸,还会动嘴啊。

 

 

 

 

TBC.

评论(16)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