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魚子

我被枪毙了 别找我。

【毕侃】视奸实验楼05-06


|生物系学长毕×中文系学弟侃

|生物系老毕反撩攻略已备齐

01-02

03-04



05. 波霸奶茶

 

李希侃竟然是奇迹般地被第二天的闹铃叫起来的。

 

如果不是因为头痛欲裂的话,他真的以为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早上,自己需要洗脸刷牙然后凹个造型,耗差不多就去上课或者自习。

 

他努力地尝试让大脑在清晨快速运转回忆起一切,但他的记忆在进了厕所之后彻底终止了,脊柱的突然发凉让他急切地想要知道,之后他有没有干什么不是人的事儿。

 

尤其是对毕雯珺先生。

 

于是衣帽间(ymj)大早上起来被李希侃推醒了。衣帽间想要去撩一下宿管阿姨的欲望愈发强烈,他想看看能不能用美色换个宿舍。

 

“李希侃,你这狗贼。我是第二受害人知道吗。昨天让你睡觉就够难的了,大早上我还被叫醒。”

 

“我干啥不是人的事儿了吗……?”

 

“你倒不是人,你是超神。”余明君实在不想睁眼看李希侃。

 

从衣帽间含糊不清的困倦音的叙述中,李希侃当下就做出今天请假不出门的决定。

 

酒后乱性啊,李希侃扇了自己一巴掌。

 

第二受害人是衣帽间,隐藏的第一受害人是毕雯珺。

 

李希侃是被毕雯珺拖着回宿舍的。衣帽间如实描述,毕雯珺当时脸上的表情可怕到可以活炖生物系实验室的青蛙。

 

李希侃一直抱着毕雯珺的脖子,脸还一直蹭毕雯珺的胸口的衣服。不可描述的场景连衣帽间这样的钢铁直男看了都只想为他们点一首电台情歌。

 

“李希侃,长大了啊。哥给你点赞。”ymj从被窝里伸出两个大拇指,往前伸了伸。

 

“大爷的。”自己不要脸的形象可能早就深入毕雯珺的印象标签版里了,现在还整了这么一出。

 

和自己的脸面说再见吧。

 

 

 

 

 

 

 

 

毕雯珺睡了三个小时就醒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到天亮。

 

朱正廷甚至不敢靠近他,自从昨天聚完会,只能用“魔怔”和“恍惚”来形容毕雯珺的精神。

 

“老毕,你一晚上没睡?”一张敷着面膜的大白脸出现在毕雯珺的余光中。

 

“睡了仨小时。”

 

“怎么了?”朱正廷大早上起来敷面膜实在是毕雯珺不能理解的事情。

 

“我不太困。”毕雯珺翻了个身,面向站在过道的朱正廷。

 

“因为李希侃?”

 

嗯。他的出现让一切都变乱了,可自己又不能说那是坏的打乱。而一个酒后乱亲竟然出奇的打消了自己对他所有的厌烦。

 

但毕雯珺选择口头否认,不是因为他。

 

“我也不多问你的事儿,反正你向来也不喜欢说。如果你需要谈心就找我,实在不行我替你拨校内心理疏导办公室的电话。”朱正廷用手推了推往下掉的面膜,“对了,你请个假吧。就你这样,还是在宿舍待着吧。”

 

毕雯珺忍不住笑了,好好敷面膜吧猪猪头。

 

“也许你可以在宿舍帮我想想我和坤坤在一起三个月的纪念日礼物。”

 

“《家庭实用调情方式100条》,不客气。”










“有时间吗”

 

第一次,他们的对话由毕雯珺开始。

 

李希侃只给毕雯珺设了消息提醒。他看见了,可他没脸回复。对毕雯珺产生的抵触并不是出于厌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也是第一次毕雯珺意识到,李希侃没有秒回。

 

“下午有课吗 见个面吧”

 

“学长 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

“实在抱歉 以后不会了 我下午有课就改天吧”

 

话语中每个字都在往毕雯珺的脑子里贴大字报。大字报的内容是“你被拒绝了”。毕雯珺不再回复了。不会还在生气吧,明明是个没心没肺的幺蛾子大王。

 

毕雯珺认为自己和理工直男最大区别就在于,直男只能在网上聊骚,自己是行动派。网上叫不着人就直接见面。

 

毕雯珺在宿舍躺了一上午,躺来了朱正廷送来的午饭,也躺来了小道消息。今天李希侃没在实验楼底下视奸。

 

下午两点钟,正是太阳最晒的时候。这温度让毕雯珺不禁思考起全球变暖的新闻。人类被热死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毕雯珺第一次进中文系的门,竟是因为李希侃。他实在对语文这类东西提不起兴趣。就算有开放课他也不会去尝试让自己感受文字的魅力。

 

结果他在楼道里好巧不巧地碰见了眼熟的衣帽间,然后得知李希侃根本没上课。

 

这幺蛾子大王是成心躲着自己吧。自己居然变成主动的那一方了。毕雯珺心里落空准备往回走。朱正廷的微信电话适时打来,“李希侃在你们实验楼底下呢,我下课看见了。”

 

“好”字一说出口,毕雯珺就调转了方向向实验楼走过去。

 

远远地就看见一只像小狐狸的生物似在翘着尾巴坐在绿色垃圾桶旁边。这次竟然出奇地靠在栏杆上看书。 

 

毕雯珺停下脚步了,就站在李希侃身边五米左右。他竟然觉得阳光下一个人这样看书的场景有些美好。知道李希侃抬头休息眼睛的时候,才意识到毕雯珺就站在他不远处。

 

不敢对视的李希侃有种怯怯的感觉,径直跑了过来。书包就敞着口子放在长椅上。

 

“老……毕学长,我给你和朱正廷学长带奶茶了。谢谢你们昨天照顾。”毕雯珺伸手接奶茶的时候碰到了李希侃的手,后者竟然轻轻地抖了一下。

 

“我和朱正廷?”毕雯珺挑了一下眉。

 

“学长不要在意细节啊。”李希侃眼睛开始到处飘了,上下左右,生物神经系统反馈有些错乱啊这家伙,“学长,我先走了,上课去。”

 

被送奶茶的人也没拦着,他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要找李希侃。他仔细看了塑料袋里的两大杯奶茶,都是少糖去冰的波霸奶茶。

 

他以前很少喝奶茶这种东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吸管的塑料包装,在喝的第一口就有一大颗波霸进入口腔。他抬头看,李希侃已经背好书包准备离开了,临迈步之前还回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的视线并没有偏离自己,马上扭头跑走了。

 

自己的脑神经本质上是不喜欢奶茶的,但微甜的茶和大颗大颗的波霸混合的味道竟然有一种让自己喜欢的意念,最近大脑细胞越来越不称职了,明明只是自己的口腔表皮很喜欢奶茶的味道吧。

 

有胆儿送奶茶,没胆儿说话的幺蛾子李希侃。

 

幺蛾子大王此时自己正在写检讨,没事整什么送奶茶,连句话都不敢讲,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气不过愚蠢的自己,打开qq音乐就外放了一首《算什么男人》。

 

音乐的大音量让他如梦初醒,醒来的结论只有,毕雯珺好像喜欢听周杰伦。

 

果然离不开他了。

 

 

 

 

 

 

 

06. 纸条

 

李希侃已经连续一个礼拜躲着毕雯珺了,连生物系其他人偶然在路上和食堂遇到自己都会笑着问怎么不来实验楼做客了。本想等着李希侃主动来找自己的毕雯珺终于在李希侃在朋友圈发出去聚会的照片之后按奈不住。

 

从小到大,毕雯珺在这一刻破了自己做一个沉得住气的人的标签。因为李希侃,他已经不知道打破了多少个标签了,“没进过女厕所”“被人从碗里夹走菜”,大概自己也不太需要这些无用的成就给自己贴光。

 

他下课之后李希侃走出教室的瞬间拉住他,塞给他一张纸条。然后狠狠地叮嘱:“不来就拉黑。”

 

李希侃在吃惊当中甚至来不及紧张和顾及其他同学惊诧的目光。

 

不是在说李希侃好久没在实验楼底下待着了吗,都要放弃追毕雯珺了吗?合着是毕雯珺倒追了啊。千年老树真是春暖花开了。

 

李希侃在看完纸条的一瞬间觉察到自己有一根头发掉了,从眼前缓缓掉落,弄的自己的脸痒痒的。他抬头看着毕雯珺离开的背影,瘦高的背影就让人觉得很帅,他当系草真的很委屈,如果不是像生活在寺庙里,大概女生们也愿意承认他的颜值完全经得起推敲,当校草也很有说服力的事实吧。

 

自己可真没出息,这时候居然有时间思考这件事。

 

“下午2:00来实验楼找我。我知道你没课。”这字儿写的就一般了,真得好好练练。

 

李希侃想扇自己一巴掌,这脑子整天都在想什么啊,要不自己数学不好呢。








李希侃紧张地攥着拳头来到实验楼底下的时候,只有1:50,却发现自己一直想见的人居然就在楼下站着。他想悄悄掏出手机拍张照片,却在对好角度的一瞬间被发现,被抓包了。

 

他只有小学作弊的时候才这么紧张。“学长,你来了……”

 

“嗯,我觉得你喜欢提前到,所以我也早到了。”毕雯珺逐步向他走来,伴随着心跳声,一步一步。“砰”“砰”“砰”到了自己面前。

 

“学长有事吗?”李希侃收好手机,语气没有了以前那样的自由。

 

“我问问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喝酒?”

 

“这不是我家二姨她四十岁迎来人生第二春了吗,马上就结婚了,我替她高兴、”

 

“说实话。”直盯盯的视线让李希侃不敢抬头。手指和今天的鞋怎么都这么丑啊,自己又没别处可看。

 

“我听见了……”

 

“所以你生气了?”啊,毕雯珺的胸口是一处很好的视野防止点,虽然没有脸更值得欣赏。

 

“当时确实有一点……但是现在没有啦!”李希侃摆手这种小动作全都落在毕雯珺的眼里。

 

毕雯珺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没有察觉到自己对李希侃的看法的在意,“那为什么躲着我?”

 

“我那天晚上太丢人了……”

 

“就因为这个?”看来自己真的是把李希侃的心想的太小了。

 

“嗯。”李希侃点头,这次终于看自己的眼睛了。幺蛾子大王终于变乖了。

 

“李希侃,”毕雯珺又向前迈了一步,“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啊?”

 

怎么可以质疑自己对待感情的认真度!自己的心是200%的投入的。“当然!”脱口而出瞬间就后悔的李希侃意识到自己好像心甘情愿地就跳进了毕雯珺挖的语言大坑。

 

明明自己才是中文系的优秀学生啊,为什么会被生物系的骗到。

 

“那这点儿事儿你就退缩了?送奶茶约我吃饭的不是你吗?”

 

李希侃一时被这样的话语冲撞到了大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走了,回去做实验了。”毕雯珺抬了一下手,消失在灰色的楼梯中。

 

毕雯珺上楼之后,眼瞧着李希侃自己站在楼下傻笑了很久,然后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李希侃你大晚上跑出去干嘛了?”衣帽间越来越搞不懂李希侃的行为。他越发觉出李希侃的气质中携带了“娇妻”二字的意味。

 

“我买相框去了。”李希侃的傻乐让衣帽间反应过来,哦,和毕雯珺有关系。

 

“你买它干啥?”

 

李希侃神神秘秘地把一张纸塞进相框,确认固定好之后,自己爱不释手地端详了好久才递给衣帽间。是一张字很丑的字条。上面写着“下午2:00来实验楼找我。我知道你没课。”

 

李希侃就把他放在书桌上。

 

通过下午的谈话,他揣摩出一点点毕雯珺的情绪。学了那么久文字分析,不是白学的。毕雯珺一定是不讨厌自己的,居然还鼓励自己追他。

 

人间有真情,世间有大爱。他果然是转运大佬,自带转运光环。把所有糟糕的事情逆天改写。

 

明天下午没课,买个奶茶去找老毕。

 

 

 

 

 

 

 

 

 

 

 

TBC.

毕雯珺真帅啊。(小声花痴)

评论(25)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