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魚子

我被枪毙了 别找我。

【毕侃】澳洲美白丸与费列罗

|微商同学侃与属性不知老毕的温柔故事

|别再问了美白丸确有其物

00


毕雯珺第一次注意到李希侃是他把手里花里胡哨的纸单儿递到自己手里的时候。

他刚刚吃完午饭洗了手,他有些好奇,随意地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接过了传单。手上还残留的湿无意中蹭到了李希侃的手,后者马上收回手,却在过程中碰到了毕雯珺的手指。

“同学看看单子加我微信。”支支吾吾的说话声音。

奇怪,怎么从来没在高二的楼道里看见过他。居然敢在高二楼道里整这个。不知道高二年级主任是灭霸吗。

个子明明不矮,却显得瘦瘦小小的,长得也眉清目秀的像个女孩子。嘴里叼着半块奥利奥,露出粉色的中间部分,像是草莓味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李希侃,还在发传单,左手的表反射阳光刺到了毕雯珺的眼睛。

嘶。真刺眼。

谢谢这道光,让他无意中注意到了他的表,白色的,表盘很大,没有数字,表带很细。衬得他的手腕也很好看。

毕雯珺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单子。

大大的标题“澳洲美白丸”。还真是打小广告的。

太勤奋了吧,不吃午饭跑来发传单。

“没有什么副作用 半瓶绝对见效肤色均匀美白 姐姐在澳洲亲自代购 ”配上大大的微信二维码。

他犹豫了一下,因为那张小脸。毕竟自己是视觉动物。

算了。微商太烦。






01

毕雯珺从窗户向外看,操场都是在打篮球的男生。只有一个男生坐在操场跑道上,在写着什么。旁边摆了一袋饼干和几块费列罗。他从兜里掏出眼镜,确认了那是发传单的男生的事实。

又干什么呢。

想着他就被哥们儿从背后搂住。肩上突然变沉的重量让他侧头一看,手里抱着脏兮兮的篮球白袖子都脏了,原来是想叫自己下楼打球。

不了,还是写作业吧。晚上还想打游戏呢。

走吧,今天又不热。

他被拉扯着下楼,在教学楼门口迎面撞上了匆匆往回跑的男生。上次晃到了眼睛,这次撞到了肩膀。他的灰裤子脏了好大一块,像是蹭上去的。学校的操场果然不能坐。

“看见了吗,高一小孩。据说老在学校里发传单卖什么澳洲美白丸。”

“我本来以为他这样招人烦,没想到人家在年纪里混的可好了。男女生都爱买。”

身旁的哥们儿明显想要开启毕雯珺的八卦神经,但后者显然不买账。唯物主义者不因为客观存在改变自己的意识形态。不关我的事就是不关我的事。

但从他在操场上捡到了白色的手表的那一刻似乎都改变了。

他用微信小号加了李希侃的微信。他觉得他留着那张单子没扔就是上天给自己设定好了剧情。但是他现在的思想像个唯心主义者。

李希侃的朋友圈并没有过多的发关于美白丸的广告。只是在个性签名里加了澳洲美白丸靠谱代购的括号。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发出去的。

“我捡到了你的手表,怎么给你?”

“啊 谢谢你啊 明天中午天台可以吗?”

“可以”

第一次对话结束了。







02

毕雯珺就去过一次天台。唯一一次去那里是被人表白。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串倾慕崇拜的肉麻的话,居然还掺杂了一些没耳朵听的肉麻情诗。

天台的视野很好,但他再也不想去了。

没想到再次去是因为捡到了澳洲美白丸的晃到自己的手表。现在,那个人就被对着自己站在那里。他微微前倾,两只手肘撑着台子,一条腿支撑着地面,另一条腿悬空弯曲着。像个小孩子。

也许他觉得在6楼让重心离坠落更近一些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

毕雯珺忘记了自己叫他什么。也许是“美白丸”,也许是“小孩”。但这些称呼对于他都很美好,在一个风还不算太闷热也不凛冽的季节,遇到一个想把他做成自己随身便当的人。

“为什么当微商?”毕雯珺站在了他旁边,尝试从他的视线方向也看到他眼里的景象。但也许他错了,李希侃眼里也许没有景色,只是在悄悄地在看旁边的人。

“我姐姐在澳洲。我平常不怎么用家里的钱,收入靠微商赚的钱也够了。”

“拿好手表。”毕雯珺把手表递给他的时候,感觉场景有些熟悉。

“谢谢。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你发传单的时候无意中注意到了。”

“记忆力还真是好。不愧是重点班的。”

毕雯珺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是重点班的?

因为学校的公示栏上前几名总有你的名字。李希侃嘻嘻地笑了。眉眼弯弯的。让毕雯珺有犯罪的冲动。

“谢谢你给我手表,我也没什么其他东西,给你瓶美白丸。你不想用就给女性亲戚。”

毕雯珺点点头就往回走。中途停下回头问他的名字。

“李希侃。”他用了自己觉得适中的大声。

而对方也说了自己早就知道的名字,带着风的温柔。






03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在主席台念着作文。这基本上成了两周一次的固定节目,学校的教学主任总是很欣赏毕雯珺的周记。

“他远望,可以看到那远山。他似乎也在恍惚之间看见了曹境内的那一条长河。绿水青山。那些过去的却翻来覆去的被总是被回想起来反反复复的。荀令君只是懊恼,他看着自己一无是处的浑身却做着最美的白日梦。这样的年代,谁又能保持本性呢?自己的疲乏一直被自己掩盖着,其实早就在叫嚣着,他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写的是荀彧和曹操的故事。

你是曹操,我是荀彧。我追随着你的脚步。我看着自己没有优点,还做着喜欢你的白日梦。

一瓶澳洲美白丸,我发誓,只是开始。

李希侃一直是唯心主义者,我思故我在。你看我现在励志一定要接近你,上天也帮我。

上天确实帮他了。

让他和毕雯珺一起出现在学校附近的小卖部里。

但他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就在毕雯珺的左手边挑选着糖,哈着腰还左顾右盼。在他确定自己看见了什么之后,他大声对坐在门口收账的老板娘大声喊:“有小偷啊!”

被点中身份的人当时跟点了火的大炮一样瞬间往外冲。撞到了毕雯珺。

“你没事吧。”

毕雯珺笑了,带着一点无奈。“没事。你倒是,这么爱管闲事儿。”

“怎么叫管闲事儿呢?”李希侃反驳。虽然确实和自己没关系,但是事情不对,就该说出来啊。

“更何况他拿的还是我最喜欢吃的费列罗。”

毕雯珺笑着听他解释,目光里的是李希侃看不懂的东西。

最后毕雯珺结账的时候,拿了三个一包装的费列罗和一瓶柠檬茶。然后把费列罗扔给了李希侃。

毕雯珺和李希侃突然从超市偷盗事件之后变熟了。

李希侃上楼上美术课忘带了鞋套会管毕雯珺借钱去教室买。然后说让毕雯珺买美白丸优惠。

毕雯珺偶尔在食堂看见李希侃也会和他在一个桌子吃。尽管大部分时候,李希侃身边都有人。他不介意。然后顺便带几个费列罗给他。






04

李希侃最近碰到了一个很奇怪的顾客。他知道马上就要双十一了,大家都想赶紧脱单,可也不用这么疯狂吧。

自己只是一个卖美白丸的,却问了自己三次卖不卖巧克力。

尽管自己卖力地推销着美白丸和各种美白丸套装。“情人节不送女朋友美白丸怎么行呢?一个月见效,效果很好。”“你自己美白也行啊,很有效果。”都无法引起那个顾客的兴趣。

甚至甩了一句:我想送男朋友。

“男朋友也行啊,男生也需要保养,我们精致的猪猪男孩就得白一些。”

最后他被整的无可奈何一口答应自己卖巧克力。

而对方马上接话,要了一大盒费列罗。丧尽天良,吃死你的男朋友吧。他会有蛀牙的。

没想到对方最后说是自己的同学,希望在学校见面拿货。问名字却不肯说,直说在天台见面。

李希侃在情人节当天抱着一大盒子费列罗到了天台。却发现有意想不到的人也在天台。

“毕雯珺?你出来转悠的吗?”

“嗯。”被叫名字的人,闻声转身面对着李希侃。

“唉,我这还得给奇葩顾客送巧克力。我干个微商容易吗?”

“辛苦你了,我就是那朵奇特瑰丽之花。”毕雯珺笑着接过了费列罗,“是我订的。”又把一直留着的澳洲美白丸掏了出来。

“那是你小号?你有男朋友了?”

是我大号,以后可以随时联我了。但那倒没有。不过不是你说要把澳洲美白丸给男朋友保养吗。毕雯珺说着把巧克力和美白丸重新递给李希侃。

我现在连着费列罗一起给你。让你美白而且还吃到好吃的。

也许你愿意当我男朋友?

李希侃勇敢地迈出不要脸的那一步,却发现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的时候,没有什么那些复杂的,谁表白都一样,大家都要经历害羞到熟悉。

后来李希侃变成毕雯珺眼里的美白丸。

毕雯珺是李希侃的费列罗。





05

毕雯珺后知后觉,琢磨着不对劲儿。

李希侃,你是不是早就计划接近我了?

得到李希侃的同意拨浪鼓似的点头。什么发传单,丢手表都是故意的。

谁让你在主席台念作文的样子那么帅,长那么高的个子。看了一眼没事儿,老看他会觉得有种习惯的喜欢。

我是偷偷接近你了,我满脑子都是你。但是你也接近我了不是吗?费列罗先生。

我现在用着自己卖的,也就是费列罗先生送的澳洲美白丸很舒适。







end.

评论(29)

热度(348)